道家要闻 名山宫观 高道访谈 道家养生 道家国学 问道之旅 道家书画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仪范 道家知识

 

北京东岳庙的那些往事

发布时间: 2018-05-15 |来源: 中国网《道家文化》 |作者: 李凤森 |责任编辑: 君君

北京东岳庙位于北京市朝阳门外大街的北侧,原是道教正一派在中国华北地区的第一大丛林。在元延佑年间,张道陵的三十八世孙张留孙被元成宗封为玄教大宗师后,深感当时全国各地都有祭祀东岳大帝的东岳庙,而大都却没有,于是便出资在齐化门外购置了土地准备兴建。但未及开工,张即已去世。其弟子吴全节继任为大宗师后,继续推动了建庙事宜,最终在至治二年(1322年)正式开工建设,到第二年(1323年)落成,被朝廷赐名为“东岳仁圣宫”。

北京东岳庙是元、明、清历代帝王所注重的宗教场所,多次有帝王前去拜祭,与帝王、官场结下不解之缘。从明代开始,便被敕封为官庙。正因为是官庙,东岳庙与宫廷的关系十分密切,近代也演绎了不少传奇故事。

北京东岳庙里有御座房专供帝、后来庙时休憩。帝、后去东陵祭祖时,出朝阳门外,东岳庙是第一个茶站。在封建时代,嫔妃选进宫去,同家里亲人很难见面。但嫔纪随同帝、后去东陵祭祖,路过东岳庙时,便可约家人会面。当皇帝、皇后驾临东岳庙时,庙里的正、副住持都要穿上带“补子”(道袍上绣飞雀以表明品级)的道袍、朝靴,手持“手香炉”跪在山门外两旁接送。皇帝来时自带宝座,走时带走。宫里太监也常来庙传差、办事,有差的不用招待,没差来时,由庙里招待。清末时有几个太监,如安德海、李莲英、张德福等都常到庙里来。民国十三年(1924)溥仪离宫时,有几个太监出宫后不愿意回家,就住在东岳庙里。

1900年,八国联军入侵中国,在未进北京以前,北京齐化门(即今朝阳门)、东直门、东便门一带的居民在“保清灭洋”的口号下,纷纷参加了义和团。就在东岳庙的弓房里设坛、练武,有的团勇就住在庙里。义和团失败以后,八国联军侵入北京,它的前站就住在东岳庙的后楼和东西跨院。前站包括德、法、日三国的军队,指挥是一个德国人,名叫萨震德。他们把庙里历代传下来的文玩、书画、经卷、祠堂里的画像以及所存的珍贵物品洗劫一空。只有成亲王写的八扇屏没有劫走,因下面落款写的是“皇十四子”(外国人不知皇十四子是谁)。他们把要掠走的东西都列成表,强迫当时庙里的华明馨住持签字,当作赠品。萨震德还对华住持说:“齐坏(化)门,没有好人,他们杀了我们的人。”恶狠狠地表示要屠杀当地的居民进行报复。华住持对他说:“你们不要冤枉好人,你们做事要留德行。”萨震德听了以后,没有逞凶就走了,齐化门一带的居民因而避免了一场大灾难。

八国联军走了以后,齐化门、东直门、东便门、关厢的绅商百姓对华住持非常感激,就联名给他送了一块长六尺、高二尺、黑底金字、周围绘着龙饰的阳文大木匾。匾上刻了“大德曰生”四字。华表示不敢接受,于是就在“大德曰生”四个字的正上方添了一个“献”字,表示是供献给神灵的。这块匾后来挂在育德殿的正面。

北京东岳庙福禄寿石刻

民国时期是中国历史上大动荡大转变的时期,清末封建社会垂死的挣扎,资本主义新概念的注入,无数爱国人士希望为中华民族寻找到一条新的道路。这个大转变的时期,各种阶级力量的共存,导致了社会空前的动荡格局。北京东岳庙也在这种复杂的社会关系中,经历着战火的洗涤。

民国军阀混战期间,不管是谁占据了北京城,都要在东岳庙驻兵。壬子年间(1912年),军阀曹锟第三镇在东岳庙里驻军,管带叫刘文明。那年正月十二日朝阳门外兵变,抢劫了广隆当铺,劫后起火,火势向东蔓延,眼看要危及东岳庙。当时庙里钟、鼓两楼里都存放有军队炮弹,如果烧到这里,方圆一里内势必炸成火坑。刘找到庙里住持华明馨商议,叫道士们赶快收拾财物躲到安全地带去。华住持说:“一般道士可以出去躲一躲,主要负责人不能走,应与庙同归于尽。”不料火烧到庙西邻香蜡铺处就熄灭了,大家认为“这是庙里大帝显圣”。那些住在东岳庙里的官兵看到七十二司尽是些因果报应的故事,也觉触目惊心,所以他们在庙里不敢胡作非为。有的一心想升官发财,便在庙里求神许愿。

东岳庙在明、清两代香火极盛。东岳庙庙大神多,“善男信女”不论是求福、求寿,还是为消灾除病、报冤雪恨的;或是五行八作企求生意兴隆的,都到东岳庙来烧香求神。东岳庙所在的朝外大街地处东通通州东八县和天津的交通要道,是个热闹的城乡集市,人们来烧香,又可赶集。这样,东岳庙的香火也促进了朝外大街的繁荣。当时朝外大街有些商店远近闻名,如永星斋的糕点、泰源亨纸店、宝记茶庄、元顺永油盐粮店、聚样益布店、梧树楼首饰店、元发铁器铺、天馨楼香蜡铺等。这些商号在当时多是随着供应香客的需要而发展兴隆起来的。

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、北京东岳庙住持袁志鸿道长

这大概也得益于不少官绅名士的拜访,例如民国二十八年(1939年),大军阀曹锟的一个刘姓的老婆,住在天津英租界,她来北京东岳庙进香许过愿,要重新油饰彩画东岳庙。她出钱由庙里经修,前后两次花了大约现洋三万元。另外,东岳庙独有的六根旗杆因年久失修,是一个叫松佑亭的施主重新给旗杆披麻、挂灰;后来又由梅兰芳把这六根旗杆从上到下全用铁皮包上,以防腐朽。想来这也是当时的名人效应吧。(李凤森 摄影 部分文字来源网络)

 

相关文章